您的当前位置:县政府网站 >> 旅游观光 >> 精品路线
苏区红色游
2015-04-14 17:33 发布机构:县旅游局  来源:
  • 【字体:

  苏区红色游(参观苏维埃旧址、参观福田寺,参观上观东方县委旧址,在李坊用餐)

  

                                                                东方县旧址解说词
 
 一、前厅
2009年5月4日,中央党史研究室批复光泽县为“原中央苏区县”。光泽苏区包括光泽和东方两个县级苏区。东方县苏区是在毛泽东、朱德的指示下,由彭德怀指挥红三军团占领并指导地方建立红色政权和红色武装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直属闽赣省委领导,辖区跨福建、江西两省黎川、光泽、邵武三县。东方县苏区创建于1931年,1931年6月毛泽东、朱德率红一方面军主力分兵于建宁、黎川、光泽间做群众工作和筹款,6月下旬毛泽东、朱德在南丰县康都圩参加中共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扩大会后,来到上观深入部队驻地了解军事斗争、地方工作、战略物资准备等情况,6月28日毛泽东、朱德从上观返回建宁后,立即指示发展闽赣边界地区,“应该在这区域作长期工作计划”, 红三军团某部按照毛泽东的部署,深入光泽西部的李坊、止马、华桥等乡镇,打土豪、分田地,建立地方武装,征兵扩大红军,1932年11彭德怀率红三军团某部进占李坊、管密、上观等地,并指导地方建立了李坊区苏政府及李坊、管密、上观、石城、杨里等乡苏政府,帮助地方组织起游击队、赤卫队、少年先锋队,1933年2月建立中共李坊区委,并将上观、管密乡苏政府分别扩大为区苏政府,4月建立上观、管密区委。1933年4月26日,中央决定成立闽赣省革命委员会,同年7月闽赣省在上观村建立东方县,辖光泽的上观、李坊、管密,邵武的金坑和黎川的湖坊、熊村六个区苏维埃。闽赣省委领导顾作霖、邵式平、肖劲光等多次来到上观指导地方工作,顾作霖在检查指导工作中,总结形成《关于新区边区工作意见》,对指导当时的苏区建设具有很强的针对性、理论性和政策性。
二、中 厅
毛泽东、朱德点燃光泽革命之火
 
   1931年6月毛泽东提出:“国民党军即将发动第三次反革命“围剿”,红一方面军应立即分兵发动群众,为第三次反“围剿”斗争做好准备”。按照这一部署,红一方面军以大部兵力进占黎川向南城游击,向建宁、黎川、泰宁地区筹款,发动群众,扩大苏区。红三军团某师进入光泽李坊、上观、管密等地方,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宣传革命思想,征兵扩红。
6月22日,毛泽东、朱德在南丰县康都圩参加中共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扩大会后,决定深入各部队驻地了解军事斗争、地方工作、战略物资准备等情况。这一天,毛泽东、朱德经黎川熊村来到光泽县李坊乡上观村,在上观村茅家岭自然村(因长满茅草故称为茅家岭)与当地群众进行了亲切交谈,深入了解了红军在上观村打土豪、分田地,宣传革命思想,发动群众参加红军等情况,毛泽东、朱德用十分朴实的语言向群众讲述革命道理,毛泽东指出: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穷人不打穷人,红军打的是国民党反动派,是为解放全中国劳苦大众而战斗。朱德鼓励村里的青年报名参加红军,为了保卫家乡,保住分得的田地,拿起武器与国民党反动派战斗。当晚毛泽东、朱德与群众聊到深夜,即在傅姓人家席地而睡。
 第二天,毛泽东、朱德在一位聂姓村民的引导下巡视了茅家岭附近的地形地势,毛泽东发现茅家岭地势高险,西北面对黎川熊村却地势平坦、开阔,占据茅家岭可阻赣敌进范,红军可深入光泽放手扩大红军、组织游击队、筹款。随即,毛泽东、朱德来到上观村红三军团某师师部驻地,向他们下达了工作命令:一、茅家岭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红军应重点布防;二、兵力可在分散些,不可只限于黎川、光泽边界地方,应积极向光泽深入挺进;三、黎川、光泽间,山高林密,且无河流阻隔,利于开展游击战,北上可逼近崇仁、宜黄、南城,威胁抚州,东进可沟通闽北,闽浙赣苏区,退有利于守黎川、南丰,应在这一地区做长期打算。四、黎川、光泽、邵武交界处群众基础好,有粮、款可筹,应加强对这一地区的领导,建立地方政权和武装。之后,毛泽东、朱德返回茅家岭,这时天色已晚,两人在茅家岭又住一晚。次日,在群众的夹道欢送下,经黎川返回建宁。茅家岭的群众为表达对毛政委的尊敬和红军的感谢,决定将茅家岭改称为毛家岭。
1931年6月28日,毛泽东返回建宁后,在给红一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周以栗并转闽赣边工委和红十二军政委谭震林的信中,指示要发展闽赣边界地区,“应该在这区域作长期工作计划”。要建立资溪、光泽、邵武、顺昌一带新的根据地,打通中央苏区同赣东北苏区、闽北苏区的联系,使三块苏区联成一片。在确定中央苏区发展方向时,毛泽东认为“只有东方是好区域”,东方即闽赣边界地区。
 
 成立东方县保卫闽赣省委驻地黎川湖坊
 
毛泽东、朱德在光泽的时间虽然十分短暂,但对光泽的革命斗争史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红三军团某按照毛泽东的部署,分兵到光泽的李坊、管密、上观、石城、杨里、止马、杉关、华桥、牛田及邵武金坑等地,发动群众打土豪,并分了田,组织起游击队、赤卫队、少年先锋队,征兵扩大红军,一个月中就有100多名热血青年参加红军,整编成一个连,加入红三军团。1931年7月国民党军发动了第三次反革命“围剿”,李坊游击队、赤卫队积极配合红三军团开展游击战,袭扰敌军驻地,协助防守茅家岭,组成单架队运送伤员。1932年11月在红三军团的帮助下建立了李坊、止马区苏维埃政府,1933年2月在寨里扫帚尾建立光泽县委、县苏维埃政府。
1933年4月26日苏区中央局决定成立闽赣省,光泽苏区属闽赣省管辖,闽赣省委驻地设在黎川湖坊。当时邵武境内的反革命势力十分强盛、活动猖獗,特别是大刀会匪徒经常纠集在一起,袭击闽赣省光泽、邵武、黎川三县苏区,骚扰、破坏土地革命,直接威胁着闽赣省委驻地黎川湖坊的安全。 
1933年7月为加强黎川、光泽、邵武等闽赣省边界地区的领导,中共闽赣省委决定在光泽、黎川、邵武三县边界设立东方县,东方县直属闽赣省委领导,县委书记周长庭,县苏主席徐大伢,县委、县苏机关设在光泽县李坊乡上观村,内设军事部、财政部、肃反委、内务部、粮食部、经济部、妇女部,下辖光泽的李坊、上观、管密,邵武的金坑和江西黎川的熊村、湖坊,共6个区。8月,东方县苏主席徐大伢带领游击队200多人会同红军夜袭金坑,重创了大刀会匪徒,处死了2名声称“刀枪不入”的大刀会头目,并连夜召开会议,恢复被破坏的区、乡苏维埃政权,重建了金坑区苏维埃政府。此后徐大伢又带领游击队袭击了驻邵武沿山的国民党军连部。从此邵武方面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被迫停止了对闽赣省驻地湖坊的进攻。
在中共闽赣省委的领导下,东方县委、县苏一切工作部署均按照中华苏维埃中央人民政府的条例、法规、法令执行,并按要求完成任务,积极带领人民群众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征兵扩大红军、发动群众支前,筹款、交粮,据当时闽赣省财政部公布的数据,光泽苏区仅1933年八、九、十3个月就上缴闽赣省各种款项大洋1187.2万元;所征兵源大部分编入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第七军团,一部分补充到第一、三、五军团,其余编入闽北红军。
 
上观――第五次反“围剿”洵口之战的重要战略支点
1933年9月国民党军发动对我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28日国民党军周浑元部3个师向闽赣省所在地黎川进攻,企图完成东北面的堡垒战,包围中央苏区。为粉碎敌人的阴谋,10月6日彭德怀、滕代远发出东方军进攻洵口命令,指示位于光泽止马杉关的红二十师由杉关出发取道飞鸢横亭等地运动,向洵口攻击;位于光泽止马和李坊的红十九师、六师为总预备队,十九师须于四时由止马出发取道杉关到飞鸢待命,六师于5时由李坊出发经付家排、黄马()到五秋窟待命;后方联络线由李坊、上观、金坑、新桥、大田市到建宁。洵口之役歼敌3个团,俘敌第六师第十八旅旅长葛钟山,第五次反“围剿”旗开得胜。
 
三、 后  厅
结束语
 
由于“左”倾军事指挥的错误,1933年11月东方县苏区失陷,12月25日光泽县城被国民党军占领,东方县委、县苏机关转移至建宁。国民党军8个师进入光泽后,对苏区群众实行“政治清洗”,对所谓“有问题”的苏区群众一律处死,被杀红军家属、群众4235人,县烈士名册上记载有名有姓的烈士504名。李坊、上观等地贫苦农民被地主返乡团洗劫一空,不少苏区群众被强迫做长工达7至10年之久。地主夺回被分的田地,对分到土地的群众反攻倒算,赔偿损失,赔偿不起的便烧房。全县苏区被烧毁房屋3161栋、自然村107个、山林2万多亩,荒芜田地15670亩。苏区失陷后,全县坚持革命斗争的群众有1000余户3000多人,幸存下来的只有158户337人,苏区人口由近6万人锐减到4万多人。
主力红军离开根据地后,光泽及东方苏区即转入游击战争,建立了光北游击区和资光贵游击区,坚持斗争四年之久。1937年10月,中共闽赣省委与国民党江西省当局互派代表,就“停止内战,抗日救亡”问题,在光泽县大洲村举行谈判取得成功并达成协议,实现闽北红军游击队下山改编为新四军。随后,光泽地方党组织、游击队在闽浙赣特委(后改为福建省委)领导下,坚持“独立自主靠山扎”方针,开展抗日反顽斗争。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城市地下党组织又继续领导人民群众开展爱国游击战争,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光泽,赢得了红旗不倒的赞誉。
 
东方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徐大伢
 
徐大伢江西省黎川县厚村乡三源村沙窠自然村人,19l4年农历1月25日出生。1933年的2月参加革命,任飞鸢村农民协会委员,4月徐大伢被提任为湖坊区裁判部委员,6月又被提任为黎川县苏维埃政府工农检查部部长。7月,经闽赣省革命委员会主席邵式平亲自谈话,提任他为东方县苏维埃政府主席。
徐大伢以黎川带来的十几名老游击队员为骨干,很快在上观发动群众组织起当地从l6至45岁的数百名游击队和赤卫队,英勇地击退了进犯上观的金坑大刀会,并处死了二名声称刀枪不入的反动头目。以后,他又带领游击队袭击金坑的大刀会,打了多次胜仗。他还带领游击队袭击了离邵武县城很近的沿山国民党军队,极大地打击了邵武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从此,邵武的反动势力一度有所收敛,被迫停止对闽赣苏区的袭击,东方县对保卫、巩固闽赣省苏区政权起了一定的作用。
1933年12月,国民党军占领上观,按照组织上的部署徐大伢作为地方上的同志留下来坚持游击战争,在转移途中与队伍失散。至国共合作抗日后,1938年4月背井离乡四年多的徐大伢返回家乡务农直至解放。
1956年,徐大伢在黎川重新参加工作,1959年黎川县商业局仓库主任,1964年调任厚村供销社主任,1975年退休。从1957年起,他还当选为历届黎川县政协委员和江西省政协委员。
东方县游击大队
 
1931年6、7月间,李坊、上观、管密等地在红三军团的帮助下组建的赤卫军、少年先锋队是光泽最早的红色地方武装,1932年11月李坊苏区组织起游击队,开展打土豪、筹款、征兵扩大红军等工作,1933年2月成立的李坊模范营配合红一、三军团进攻光泽县城的国民党军杨再录团,并取得胜利,占领县城。至1933年6月李坊、止马、华桥等乡镇的脱产、半脱产的游击队员多达数百人,不脱产的群众武装有数千人。1933年7月,徐大伢以黎川带来的十几名老游击队员为骨干,以李坊、华桥、湖坊、熊村等地l6至45岁的青壮年组成的红色赤卫队为基础,组建起有200多名游击队员的东方县游击大队。游击大队的建设得到了红一方面军红一、三、五军团和闽赣省军区的高度重视与支持,不仅赠送枪支弹药,还派出军事指挥员帮助训练。游击大队不仅多次配合中央红军作战,出击邵武古山、金坑、沿山一带国民党军和大刀会匪徒,而且转战在光泽邵武、建宁、黎川之间独立作战,打击民团。1933年12月东方县苏区失陷后,游击大队化整为零,在中共光泽中心县委、资光贵中心县委的领导下,跟随闽赣省委书记黄道、闽北军分区司令员吴先喜,转战于闽北各地及闽赣边界地区,坚持游击战争4年之久。
福田寺
 
据说在明朝年间,有一个从印度来的禅师来到光泽,他看到光泽山清水秀,就想在光泽境内找一块风水宝地建寺庙,当他沿西路走到李坊百岭村时,发现这里山高林密、水清见底,就决定把寺庙建在这。没多久,寺庙建好了,禅师想给这座庙起一个好听的名字,他看到四周都是当地村民赖以生存的农田,他希望庙里的香火能给种田的人们带来幸福,所以起名叫“福田寺”,同时他给自己起了一个禅号叫“四丛”。
村里有个孤儿叫李盖皇,一日三餐经常没有着落,四丛禅师见他可怜,就把他收留在庙里做些挑水、劈柴、扫地的活。一天,盖皇对禅师说天天吃饭没滋味,想吃糍粑。禅师叫他到外面捡来一篮子鹅卵石,他洗干净后就把鹅卵石放进铁锅里,倒上半锅水,盖上锅盖烧火蒸。只见禅师闭起眼睛,嘴里念念有词,过了一会儿,他说“好了”。盖皇打开锅盖,锅里的鹅卵石已经变成了一锅香喷喷的糍粑,乐得盖皇直流口水。
一天晚上,禅师和盖皇关起庙门打算睡觉,盖皇觉得无聊,他对禅师说要是有戏看就好了。禅师听后对他说:“要看戏很简单,你想去哪里看?
盖皇说四川的戏最好看。于是禅师扯起盖皇出了大门,他交代盖皇闭上眼睛,叫声“起”,盖皇顿时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过了大约两个时辰,禅师喊声“停”,盖皇睁开眼,发现自己来到了四川的一个大戏院,戏院的戏一个接一个演,盖皇直看到天亮,才依依不舍地回来。
经过了糍粑和看戏两件事后,盖皇逢人便讲四丛禅师那神乎其神的本领,村民有困难来祈求的事也都灵验兑现,福田寺的香火越来越旺,方圆几百里的香客都称四丛禅师为“明眼公”。
“明眼公”不仅能替周围的百姓消灾祈福,还能预测自己的生死,他快圆寂的时候,自己坐进一个大水缸,没几天就驾鹤西去。当地百姓为纪念他,在庙里替他塑了金像,世世代代给他上香。
福田寺正殿为禅座,下殿有观音堂、地藏堂、伽蓝韦驮祖师堂、天王庙、山门,总建筑面积有10余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