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光泽县人民政府 >> 旅游观光 >> 特色美食
光泽粽子的包法和吃法
2016-01-13 15:40 发布机构:政府办  来源:
  • 【字体:

  在吃什么都揪心揪肺的今天,忍不住揪肠揪胃回忆过去的美味,端午节到了,生于光泽长于光泽的我,又习惯性思念起光泽过去的粽子。
    印象里,过去的粽子,无非两种颜色,一种黄色一种白色,黄色居多白色不多,黄色是因为添加了食用碱或草木灰,白色是因为没有添加或者添加了少量食用碱和草木灰。黄粽子保存时间长,白粽子保存时间短。特别说明一下,那时的化学极不发达,化学在食品领域的应用尚未启蒙,添加到粽子里的食用碱,是绝对安全的。
    无论黄白,都是原始的黄和白、纯粹的黄和白、安全的黄和白,素面朝天的黄和白。那时的粽子,都是“实心眼”,表里如一,不像现在的粽子,“心眼”多多:排骨、花生、红枣、葡萄干、莲子、桃仁,绞尽脑汁变着花样往里塞。至于颜色,岂止五颜六色,想要几色就几色,想要什么颜色就什么颜色,就像那涂脂抹粉的风尘女子,看着渴望,想着生津,却不敢轻易动身和动口,怕有毒!无数经验教训告诉我们,无论饮食还是纵情,过度好色,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过去的粽子只有两种颜色,是因为化学不发达;过去的粽子没有“心眼”,是因为不富裕,刚刚解决温饱的乡亲,尚没有精力和财力在粽子上做花样文章。这么一来,反而传承了粽子的原汁原味。
    当年的家庭,大都是大家庭,粽子一包,就是几十上百斤。包好杀熟(“杀”即“煮”的意思,不说“煮粽子”而说“杀粽子”,纯粹是地方习俗,就像有些地方把“切西瓜”说成“杀西瓜”一样),一吊吊挂在悬空的竹杆上,一则利于通风保存,二则可以防止耗子。做事回家,伸手一扯,扯下一个粽子,不用加热,剥开粽衣“白吃”,照样津津有味,这是低级吃法。家庭条件好些的,粘着掺了红糖的米粉吃,这是初级吃法;家庭条件再好些的,粘着白砂糖吃,这是高级吃法;家庭条件更好的,切成片茶油煎着吃。煎过的粽子,金黄微焦,香韧嚼口,既饱眼福又饱口福,那是奢侈吃法。
    乡亲们虽然不在粽子里面做花样文章,粽子却包的颇有花样。人们以为,粽子无非四个角,粽子都是一般大,其实不然。我心灵手巧的父老乡亲,却包出一个角的圆锥形粽子,俗称“牛角粽”,亦称“高帽粽”。还有一种粽子,虽然四个角,大小却不一样,大的特别大小的特别小,大的是普通粽子一倍大,小的是普通粽子一半小,俗称“父子粽”,亦称“母子粽”,大粽子象征着父母,小粽子象征着子女,子女围绕着父母,寓意着人丁兴旺家庭和睦。每个家庭一般只包一吊“父(母)子粽”,大粽只有一个,小粽数量不限,最少六个。“父(母)子粽”最后食用,大粽由父母或祖父母食用,小粽子由儿孙食用,长幼有序,大不可吃小,小亦不可吃大,舌尖蕴含着孝道。
    吃罢“父(母)子粽”,意味着端午节过完了,咂一咂嘴巴,摇一摇舌尖,把粽味冬眠在记忆里,待来年端午到来时激活。(邱贵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