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县政府网站 >> 信息公开 >> 光泽时讯 >> 基层活动
坊乡杨里村村医吴泽伦 
“就是只剩一人,我也得陪着” 
2017-08-11 17:10 发布机构:县委宣传部  来源:
  • 【字体:

    从乡所在地驱车,过了山垅,翻过一座山梁,再往下走,大约半小时车程就来到了光泽县李坊乡杨里村所在地杨里。距村部办公楼一百米远的那幢崭新的一层混砖房就是杨里村卫生所。

    杨里村地处山区,村部所在地在山底的山垅顶端,10个自然村、2100口人就有四分之三居住在15座山的山顶和半山腰。今年60岁的村医吴泽伦说,自从1975年当赤脚医生起,就一直在这里为村民看病、做预防。先是爬着岭去,下着岭回;后是推着自行车去,溜着自行车回;现在是骑着摩托车去,溜着摩托车回。上上下下,眨眼间就42年过去了。

    42年坚守,吴泽伦付出了多少?他只记得“有病就得看,不能来的就上门去。早一秒钟到,人家就少一秒钟痛苦。治病是分秒必争的事。”李坊乡卫生院院长杨为强说,每年公共卫生杨里都是第一名,省市检查都来这里。当然,要准确的称出一个村医的份量,公平秤还在村民心里,村民会不约而同地把县人大代表的选票投在吴泽伦的名下,那几千张选票就是对他付出的认可。

  人届花甲,怀旧心重。原来一天十几二十个病人,坐诊、出诊,白天忙晚上忙,深更半夜走山路,晚上去天亮回是常有的事。吴泽伦说,现在全村2100多人剩下不足500人,且老弱病残居多,虽病人少了,人清闲了,一天最多看五六个病人,反倒觉得压力更大。因为生病的多为留守老人。一发病没子女在身边,村医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了。

    吴医生举了最近的一例:6月底那天晚上下半夜1点钟,茶园组70多岁的黄荣珠高血压发作,人事不省,4个儿子就有3个儿子不在身边,一个儿子搬又不敢搬,只好打电话给吴泽伦救急了。吴医生说,她平常血压就高,我骑摩托车带上救急药剂赶去,边打点滴稳住,边叫她儿子电话联系救护车,等救护车从县里开来,送上车回来天已大亮了。

    茶园距杨里有3公里,距李坊10公里,距县城50多公里,深夜发那种病,就像一个人沉入河中,如果没人及时伸手拉上岸就必死无疑。村医虽救不了大病,但为争取救治时间稳住病情还得靠“近水救近火”。吴泽伦说,渡过最危险期,黄荣珠住了半个月院回来了,后期的事就得由我跟踪。一有气喘、人难受,打个电话就得赶去。尤其深更半夜,都是十万火急。

    吴泽伦子女都很争气,读完大学都在城市成家立业了。本来吴医生老俩口可跟儿女进城带带孙辈,享天伦之乐的,但他仍在守护一村人的健康。虽然一天没几个病人,收入很少,但吴医生仍起早摸黑守在卫生所。他说,村上人看见卫生所门开着,有医生坐着心里就踏实。老伴也说,老头子离不开卫生所,我也就离不开家。不然他早出晚归去哪吃饭?深更半夜回家总得有口热水喝。

    即使村上只剩一个人,作为村医也得陪着。这是吴医生的观点。他举了一个例子:上际组的官德清是个独女户。招个女婿携妻带子外出赚钱了,本来就长期患肝病的他,有个老伴陪着,病了还有个照应。去年老伴去世了,老人骑摩托车又摔伤了左脚,成事实上的苦命老人了。吴泽伦说,他家里没人可依靠,我就得担起责任来。先是有电话就赶去,后没电话了,也得经常去看看。

    就病人而言,生病就一个人;对医生而言,即使一个人也得有人给他看病。吴泽伦说,这就是一名村医的责任。 (邱盛林 薛伟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