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泽县2018年居民收支情况简析
2019-02-25 16:50 发布机构:县统计局  来源:县统计局
  • 【字体:
  今年以来,我县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省、市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全县经济持续稳步向好,一系列促增收、惠民生政策精准实施,城乡居民收支继续稳步增长,城乡收入差距持续缩小,生活品质不断改善。

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

(一)居民收入稳步增长

1、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8.3%。2018年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382元,同比增长8.3%,比去年同期下降0.9个百分点,低于全市平均水平0.5个百分点,增幅全市排位并列第五,较上年后退2位。

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8.0%。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357元,同比增长8.0%,增幅与去年同期持平,与全市平均水平持平,增幅全市排名第六位,较上年前进一位。

3、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8.9%。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691元,同比增长8.9%,比去年同期下降1.0个百分点,低于全市平均水平0.1个百分点,增幅全市排名第六,较上年后退5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0.2个百分点。

表1:南平市县2018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
   单位:元、%
单位名称全体居民城镇居民农村居民
本期增幅本期增幅本期增幅
南平市250128.8324848.0158689.0
延平区283507.8334467.6174738.5
建阳区252098.2330588.1158998.6
顺昌县219988.9297058.5151929.4
浦城县213588.3304727.5144889.3
光泽县203828.3293578.0136918.9
松溪县194898.6285608.0122609.4
政和县195358.0288607.2125359.5
邵武市296908.6343988.5182548.7
武夷山市262928.4335828.2172939.1
建瓯市240767.7321797.3172528.2

从上表可见,一是城乡居民收入都在持续增长,但增长的速度不同,农村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比城镇居民的快0.9个百分点。较上年增速之比下降1.0个百分点。二是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较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农村居民的2.14倍,与2017年相比城乡居民收入水平收窄了0.02倍,说明城乡居民生活水平在不断的提高同时,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仍在慢慢的缩小。

(二)收入结构有新变化

1、居民工资性收入略有增长。一是政策支持,为企业、个体经营带来新的活力。我县围绕“脱贫攻坚”这个民生工程,对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免息小额信贷,扶持贫困户发展生产;与此同时,充分发挥乡贤企业家力量,发动企业家及产业能人或帮扶资金传技术,或提供就业机会助发展。二是工资性收入的刚性增长。机关事业单位在岗人员按2017年12月工资的1.5个月的全额工资标准先发放部分绩效管理奖,其余的按光委﹝2017﹞40号规定发放。机关事业单位在岗人员未休年休假报酬按2017年12月当月职务所对应的2014年调标前的工作性津贴和生活补贴之和的2倍发放。另外,从2018年1月1日起,机关事业单位在岗人员,月人均增加285元。三是最低工资标准有所提高。省政府下发《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我省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闽政〔2017〕19号),从2017年7月1日起,我县最低工资标准由每人每月1130元调整为1280元,非全日制用工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由每小时12元调整为13.6元。1-12月圣农企业从业人员在岗职工平均工资36852元,同比增长13.6%。

2、居民经营净收入略有下降。2018年我县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完成39.58亿元,同比增长17.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4.57亿元,同比增长9.1%,这些利好带来了第二、第三产业经营收入的增长,但是二、三产业收入比重小,对整个经营净收入增长拉动不大,同时受我县烟叶种植面积减少、生猪禁养等因素影响,居民经营净收入略有下降。

3、居民退休、养老、社会保障等收入小幅增加。一是2018年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人均增加166元,企业退休人员人均增加129元。从2014年以来,政府出台上调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10%,并且每年均有提高,有效地保障了城乡居民的退休、养老等生活。二是享受城市低保的城镇居民,按县最低工资标准的42%补差即538元/人、月。三是特困人员平均769元/月;护理补助平均352元/月。四是2018年1月1日起,享受低保的农村居民由年人均收入3750元提高至4880元。五是2018年1月1日起,残疾人每人每月50元提高到70元;一级每人每月100元提高到110元,二级每人每月50元提高到60元。建档立卡贫困户、低保户、计生家庭户、低收入困难人群每人每年从150元提高到180元。

(三)影响增长主要因素

1、受宏观经济整体下行影响,我县城乡居民经营性收入和经营性收入增长还未恢复原来的势头。一产今年受到全省生猪禁养政策的影响和蔬菜价格回落的影响,增长动力不足。

2、小微企业运转困难,造成居民以入股的方式进行实业投资数量减少,红利收入下降。

3、2017年下半年以来房价持续走高的拉动,房市交易火爆,租金持续走高,部分农村居民进城选择贷款购买二手房,造成购房贷款利息增加。

4、机关事业单位从业人员因工资性收入的增长,使得社会保障支出增加,影响了转移净收入的增长。

5、城镇居民收入增长比较稳定,对政策的出台有依赖性。

二、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情况

(一)消费水平继续提高

2018年全体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4198元,同比增长7.5%,低于全市平均水平0.7个百分点,增幅全市排名第7位。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8961元,同比增长8.3%,与全市平均水平相同,增幅全市排名并列第五,较上年前进一位。农村居民消费性支出10670元,同比增长6.5%,低于全市平均水平0.1个百分点,增幅全市排名第六位,较上年后退5位。

表2:南平市县2018年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情况
     单位:元、%
单位名称全体居民城镇居民农村居民
本期增长本期增长本期增长
南平市167028.2207858.3117066.6
延平区187027.6213677.9123686.1
建阳区174257.6216618.4121556.2
顺昌县145958.0187978.8108907.0
浦城县141717.4186767.8108066.9
光泽县141987.5189618.3106706.5
松溪县132057.7185708.392507.0
政和县137627.4188527.598507.1
邵武市195998.4220608.8131926.3
武夷山市183698.0224718.5131406.7
建瓯市155596.6199017.6122285.8

从城乡消费支出对比看,我县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农村居民的1.78倍,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快1.8个百分点。从全体消费支出来看,我县人均消费支出仅高于建瓯、政和、浦城县。

(二)生活品质不断改善

1、食品仍是消费的主体,在八大消费支出中消费量居第一位。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食品和食品服务价格上涨,对城乡居民食品支出产生较大影响;其次是居民饮食消费更注重科学性、保健性,对高蛋白、低热量、低脂肪、营养丰富食品消费增多。

2、居住条件进一步向好。近年来随着收入水平提高,城乡居民购房能力明显增强。同时,县委、县政府大力进行廉租房和公租房建设,进一步改善了我县困难户和工作人员的住房条件。

3、交通通信消费在八大消费支出中增幅居第一位。随着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城乡居民的交通通讯消费热情进一步激发,实现了从无到有、由少到多的快速增长,使得交通消费支出大幅增加。

4、受城乡居民医保并轨政策影响,居民享受到更多的医疗服务,大部分支出可通过医疗保险制度报销,惠民政策让居民得到更多实惠。

5、其他商品及服务需求逐渐走高。金银饰品价格一路上涨,刺激居民对金银玉器等饰品消费不断增长,加上居民美容、美体、美发等消费逐渐走高,拉动了其它商品和服务消费增长。

三、促进居民增收建议 

(一)加强部门协作

涉及居民收入调查的财政、人社、农业、民政、国土、烟草、农机等县直相关职能部门,应及时将涉及居民增收的政策性文件或国家、省、市、县相关惠民政策,安排专人按月或按季,及时提供给统计部门,以便汇总上报上级业务部门,为合理评估我县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提供有效的依据。

各乡镇、各部门要广泛宣传农村居民收支调查工作的重要意义,进一步加大对辅助调查员和记账户的关心、慰问,鼓励记好账、记全账;同时各乡镇参照县级补贴标准,对辅调员、记账户配套发放一定数额的乡级记账补贴,并在春节、端午节期间开展节日慰问,进一步提高了辅调员的工作热情和记账户的配合度,确保居民收支调查工作顺利推进。

(二)促进居民就业

持续扶持自主创业和中小企业发展,增加就业。由于居民工资性收入增长更多地依赖地方经济增长及企业效益,所以提高居民收入的根本途径是大力发展本土经济,通过调整税费,积极引资等政策大力扶持本地中小企业,充分发挥其扩大就业和增加员工收入摇篮的作用。创业是增加居民经营性收入的源泉,要进一步完善自主创业、自谋职业的政策,降低民营企业进入门槛,加大创业融资扶持和财税优惠力度,完善创业服务机制,使居民通过创业获得更多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

(三)优化产业结构

加快农业结构调整步伐,提高农业科技创新能力。一是因地制宜引导农民自主调整种养业结构,大力发展优质高产高效农业,如当前一些有成效的设施农业,充分发挥其带头作用,加快技术推广,增大影响带动区域,大幅度提高农业的整体效益。二是大力发展农业科技企业,推出政策鼓励企业积极同本土农户合作,如优先招收当地闲散劳动力,加大农业技术培训与推广力度等等。